快捷搜索:  as  xxx  xxx,((()).

采集花露也只能在这清晨时刻早了晨露还未吸收

  采集花露也只能在这清晨时刻,太早了晨露还未吸收足够灵气没有形成,太晚了则被阳光照射而失去内含的元灵之气,而且必须用白玉净瓶装载,要不然里边的灵气也会散掉。
 
    红日东升道道金光散落大地,丝丝雾气升腾,灵气也逐渐的消散其中。几名侍女端来一些琼瑶玉液,供几人服侍。而他们则是吃的是一般的蜂蜜,即便贵为高等仙子的她们,平时也只能吃一般的蜂蜜,由此可见这琼浆玉液的珍贵。
 
    菲灵不愿在这里多加打扰她们,便向花舞说道:“多谢你们的款待,可是我们老是在这里白吃白喝,心中甚是过意不去,再说我们还得寻找回去的路。望姐姐向婆婆禀报一声,我们这就要离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怎么行,贵客来我们族地,怎么也得待个几天才行,要不然老身归天以后,怎么向先祖交代。”老驱听闻菲灵想要离去,立刻说道。
 
    最终在老驱的挽留之下,阿木他们答应再住一天便走。
 
    “婆婆不好了。”一名侍女突然大叫着跑了进来,向着婆婆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,如此焦急失了体统。”老驱向那慌张的少女训斥道。
 
    “金将军他们遇到蜘蛛的偷袭,死伤了大半。”那少女慌张的说道。
 
    众人这时才发现,一名几乎化作人形的护卫蜂,身体在毒液之下化掉了大半,由几名工蜂用担架抬着。已经奄奄一息的它,伏在婆婆的耳间似是说着什么,婆婆听闻之后脸色大变,然后整理了心情向着阿木等人说道。
 
    “让几位贵客受惊了,出了一点小麻烦,几位贵客先下去休息吧。”婆婆强露出丝丝微笑说道,但心中焦急之情却显而易见。
 
    蜂族的大殿之上,那老驱和蜂族的一些高级将领们各在一旁,那数百名高级仙子也都围在婆婆身后。
 
    一个个脸色阴沉愁容惨淡,似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 
    木流云等人随着侍女走了进来之后,他们脸上的愁容才快速的隐藏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本来想留贵客多住几日,奈何贵客也有要事在身。老身思来想去,觉的甚是不妥。强留贵客在此,空耽误了贵客们的大事。”婆婆已然收起了惨淡的面容,转而微笑着缓缓的向几人说道。
 
    几名侍女托着五瓶“琼瑶仙液”送上前来,那老驱接着说道,“贵客能在本族之中留宿几日,老身心里甚是高兴。本族也没有什么宝贝值得相送,唯有这‘琼浆玉液’还能拿的出手,望几位不要嫌弃。”
 
    这琼浆玉露异常难于酿制,即便在他们蜂族之中也是珍贵无比。在这里待了数日,已承蒙蜂族热情款待,此时几人又怎么好意思再收这礼物。
 
    “婆婆你太客气了,几日热情款待我们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。本就无以为报,怎么能好意思再收你们的赠礼啊!”菲灵推辞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哎~!你们若是不将这礼物收下,就是看不起我这当家的老身,就是看不起我们蜂族。”那老妇面带愠色的道:“你这让老身死后,如何见前辈祖宗。”
 
    “菲灵姐姐你们就收下吧,要不然婆婆该生气了。”花舞也在一旁劝解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“菲灵见老妇说的如此坚决,实在无法推脱。只能称谢道,“那就谢谢婆婆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才好”那老妇见菲灵等人收下礼物,才又面露笑容的说道:“花舞你与几位贵客最为相熟,就代老身送送几位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婆婆。”花舞答道。
 
    菲灵等人,与老婆婆以及蜂族诸位一一道别,在花舞的带领之下离开大厅沿着花海小径而去。原本热闹非凡的花海之中,此时居然异常的安静,平时忙碌的工蜂们都不见了踪影。
 
    “那花儿开的正盛,而这些工蜂去哪里了呢?”菲灵不禁在心中升起疑问。
 
    “有杀气~!”
 
    菲灵只感到花海的深处之中,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耀着刀光之芒,又有阵阵的杀气袭来。菲灵看了看花舞,只见她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,哪里还有平时机警调皮之色,就连和他们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 
    “你说这蜂族的老婆婆可真奇怪,昨天还说什么都不让咱们离开,今天居然就这样赶着把咱们送走了。”江希影是最不想离开的哪一位,他琢磨着怎么能泡到一位精灵仙子,眼看着有点希望了,就这样离开了,心中甚是不爽。
 
    “你们不觉的奇怪么,这些蜂族怎么突然一个个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。”浦莺茜向着几人说道。
 
    阿木和石刚铎心思都没有那么细腻,听浦莺茜如此说道。三人才回想起来,蜂族在大殿之上的表情,确实有些不太正常,仿似强颜欢笑一般。
 
    几人都是以神识暗中交流,花舞并不知道几人在讨论着什么。即便几人眼神交流之际露出异色,可是现在的她却没注意到这些,只是呆呆的走着。
 
    就在几人快要出谷之时,阵阵的血气夹杂在花香之中迎面扑来。现在他们几人也算是久经战场,闻惯了血腥之气,顿时心中大惊。
 
    几人立刻警觉起来,这血腥之气居  采集花露也只能在这清晨时刻,太早了晨露还未吸收足够灵气没有形成,太晚了则被阳光照射而失去内含的元灵之气,而且必须用白玉净瓶装载,要不然里边的灵气也会散掉。
 
    红日东升道道金光散落大地,丝丝雾气升腾,灵气也逐渐的消散其中。几名侍女端来一些琼瑶玉液,供几人服侍。而他们则是吃的是一般的蜂蜜,即便贵为高等仙子的她们,平时也只能吃一般的蜂蜜,由此可见这琼浆玉液的珍贵。
 
    菲灵不愿在这里多加打扰她们,便向花舞说道:“多谢你们的款待,可是我们老是在这里白吃白喝,心中甚是过意不去,再说我们还得寻找回去的路。望姐姐向婆婆禀报一声,我们这就要离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怎么行,贵客来我们族地,怎么也得待个几天才行,要不然老身归天以后,怎么向先祖交代。”老驱听闻菲灵想要离去,立刻说道。
 
    最终在老驱的挽留之下,阿木他们答应再住一天便走。
 
    “婆婆不好了。”一名侍女突然大叫着跑了进来,向着婆婆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,如此焦急失了体统。”老驱向那慌张的少女训斥道。
 
    “金将军他们遇到蜘蛛的偷袭,死伤了大半。”那少女慌张的说道。
 
    众人这时才发现,一名几乎化作人形的护卫蜂,身体在毒液之下化掉了大半,由几名工蜂用担架抬着。已经奄奄一息的它,伏在婆婆的耳间似是说着什么,婆婆听闻之后脸色大变,然后整理了心情向着阿木等人说道。
 
    “让几位贵客受惊了,出了一点小麻烦,几位贵客先下去休息吧。”婆婆强露出丝丝微笑说道,但心中焦急之情却显而易见。
 
    蜂族的大殿之上,那老驱和蜂族的一些高级将领们各在一旁,那数百名高级仙子也都围在婆婆身后。
 
    一个个脸色阴沉愁容惨淡,似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 
    木流云等人随着侍女走了进来之后,他们脸上的愁容才快速的隐藏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本来想留贵客多住几日,奈何贵客也有要事在身。老身思来想去,觉的甚是不妥。强留贵客在此,空耽误了贵客们的大事。”婆婆已然收起了惨淡的面容,转而微笑着缓缓的向几人说道。
 
    几名侍女托着五瓶“琼瑶仙液”送上前来,那老驱接着说道,“贵客能在本族之中留宿几日,老身心里甚是高兴。本族也没有什么宝贝值得相送,唯有这‘琼浆玉液’还能拿的出手,望几位不要嫌弃。”
 
    这琼浆玉露异常难于酿制,即便在他们蜂族之中也是珍贵无比。在这里待了数日,已承蒙蜂族热情款待,此时几人又怎么好意思再收这礼物。
 
    “婆婆你太客气了,几日热情款待我们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。本就无以为报,怎么能好意思再收你们的赠礼啊!”菲灵推辞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哎~!你们若是不将这礼物收下,就是看不起我这当家的老身,就是看不起我们蜂族。”那老妇面带愠色的道:“你这让老身死后,如何见前辈祖宗。”
 
    “菲灵姐姐你们就收下吧,要不然婆婆该生气了。”花舞也在一旁劝解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“菲灵见老妇说的如此坚决,实在无法推脱。只能称谢道,“那就谢谢婆婆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才好”那老妇见菲灵等人收下礼物,才又面露笑容的说道:“花舞你与几位贵客最为相熟,就代老身送送几位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婆婆。”花舞答道。
 
    菲灵等人,与老婆婆以及蜂族诸位一一道别,在花舞的带领之下离开大厅沿着花海小径而去。原本热闹非凡的花海之中,此时居然异常的安静,平时忙碌的工蜂们都不见了踪影。
 
    “那花儿开的正盛,而这些工蜂去哪里了呢?”菲灵不禁在心中升起疑问。
 
    “有杀气~!”
 
    菲灵只感到花海的深处之中,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耀着刀光之芒,又有阵阵的杀气袭来。菲灵看了看花舞,只见她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,哪里还有平时机警调皮之色,就连和他们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 
    “你说这蜂族的老婆婆可真奇怪,昨天还说什么都不让咱们离开,今天居然就这样赶着把咱们送走了。”江希影是最不想离开的哪一位,他琢磨着怎么能泡到一位精灵仙子,眼看着有点希望了,就这样离开了,心中甚是不爽。
 
    “你们不觉的奇怪么,这些蜂族怎么突然一个个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。”浦莺茜向着几人说道。
 
    阿木和石刚铎心思都没有那么细腻,听浦莺茜如此说道。三人才回想起来,蜂族在大殿之上的表情,确实有些不太正常,仿似强颜欢笑一般。
 
    几人都是以神识暗中交流,花舞并不知道几人在讨论着什么。即便几人眼神交流之际露出异色,可是现在的她却没注意到这些,只是呆呆的走着。
 
    就在几人快要出谷之时,阵阵的血气夹杂在花香之中迎面扑来。现在他们几人也算是久经战场,闻惯了血腥之气,顿时心中大惊。
 
    几人立刻警觉起来,这血腥之气居然隔着花海飘荡过来,这前方定是发生了惨烈的厮杀。原本发呆的花舞也被这血腥之气,惊的清醒过来。几人不顾花舞的阻拦,立刻向前方跑去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 
    只见到遍地的工蜂倒在血泊之中,身上的鲜血流了一地。有些没有立刻死掉的,仍在哪里痛苦的挣扎着,前方就好像一座修罗场一般。
 
    几十只鬼脸蜘蛛正在那里吞噬着地上工蜂的尸体,花舞看到这惨烈的一幕,在血腥之气的冲击之下立刻昏了过去。
 
    阿木等人不敢向前,在那浓密的森林之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蜘蛛,一根根的丝线从里边射了出来,将地上的工蜂尸体拉进森林的黑暗之中。
 
    “看
 
    来,蜂族真的出事了。”阿木等人背着花舞,又回到了蜂族的祖地之中。
 
    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望着回来的阿木等人,婆婆有些责备的说道。
 
    现在的广场之上聚集着蜂族的老弱妇孺,所有的战士以及战斗力底下的工蜂都被召集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婆婆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眼见这种种不正常的景象,阿木向老妇人问道。然隔着花海飘荡过来,这前方定是发生了惨烈的厮杀。原本发呆的花舞也被这血腥之气,惊的清醒过来。几人不顾花舞的阻拦,立刻向前方跑去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 
    只见到遍地的工蜂倒在血泊之中,身上的鲜血流了一地。有些没有立刻死掉的,仍在哪里痛苦的挣扎着,前方就好像一座修罗场一般。
 
    几十只鬼脸蜘蛛正在那里吞噬着地上工蜂的尸体,花舞看到这惨烈的一幕,在血腥之气的冲击之下立刻昏了过去。
 
    阿木等人不敢向前,在那浓密的森林之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蜘蛛,一根根的丝线从里边射了出来,将地上的工蜂尸体拉进森林的黑暗之中。
 
    “看
 
    来,蜂族真的出事了。”阿木等人背着花舞,又回到了蜂族的祖地之中。
 
    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望着回来的阿木等人,婆婆有些责备的说道。
 
    现在的广场之上聚集着蜂族的老弱妇孺,所有的战士以及战斗力底下的工蜂都被召集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婆婆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眼见这种种不正常的景象,阿木向老妇人问道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